附属延安医院胸外科李定彪专家团队联合心脏大血管外科完成1例巨大原发性纵隔恶性畸胎瘤手术

附属延安医院胸外科李定彪专家团队联合心脏大血管外科完成1例巨大原发性纵隔恶性畸胎瘤手术

小白是一位20岁的帅小伙,尚在读大学,觉得左侧胸部隐痛不适4天了,躺着的时候会疼的更重,有时候,甚至左边的肩膀、左侧的脸颊都在疼。到昆明市延安医院/昆明医科大学附属延安医院做了胸部CT后,报告提示:前纵隔巨大占位性病变。

随后,小白以“前纵隔肿物”收治胸外科。住院期间发热高达39°C,经附属延安医院胸外科李定彪专家团队综合分析后认为:患者疼痛不适及发热症状,系由于肿物压迫周围组织所致,有手术指佂。

但是,因为肿瘤体积巨大(直径约15cm*15cm*15cm),且左主支气管、左肺组织、左肺动脉干及心脏边界不清,有受侵的可能,微创手术难度太大、风险极高。同时,考虑肿块压迫支气管,术中麻醉期间存在外压性通气不足引起窒息的风险。

为了确保患者安全和保证手术质量,李定彪主任决定与心脏大血管外科联合,在体外循环的支持下,行正中开胸切除前纵隔肿物,这样的好处是,即使在手术中出现心肺功能的意外,也能保障手术顺利进行。

在心脏大血管外科团队的支持下,给小白进行了股动静脉置管人工心肺机转流,然后,胸外科开始实施前纵隔巨大肿瘤切除手术。整个手术耗时4个小时,术中分离肿瘤时发现,肿瘤已侵犯到左上肺组织,且与左肺动脉干关系紧密,经过精细的手术操作后,完整切除了这个巨大肿瘤,术后第2天,小白就可以下床活动了。

术后,病理结果认为这个肿瘤是恶性畸胎瘤(恶变为腺泡状横纹肌肉瘤),小白后续需要进行放射治疗。

 

胸外科联合心脏大血管外科体外循环正中开胸肿瘤切除

这次手术的顺利进行,得益于附属延安医院作为综合医院的学科互补优势,得益于医院科室间长期形成的多部门协作机制,更得益于医院长久以来形成的“以患者为中心”的医院文化,昆明市延安医院总是竭尽所能救治每一位患者。

借这次机会,附属延安医院李定彪专家团队的石剑林博士和大家分享一下关于原发性纵隔恶性畸胎瘤的相关知识。

 

原发性纵隔恶性畸胎瘤

纵隔畸胎瘤起源于胚胎期生殖细胞移行中的残留,且多发生于前纵隔。根据畸胎瘤的分化程度可将其分为三类: ①囊性成熟畸胎瘤( 又称为皮样囊肿) : 肿瘤包膜完整, 囊腔内可含有毛发、皮脂、软骨等组织成分 。②实性畸胎瘤: 肿瘤外观呈实性团块状, 切面呈现大小不等的囊腔, 内有出血和坏死,镜下可见所有胚层的组织成分, 且以内胚层组织成分居多。③未成熟型畸胎瘤: 瘤体内含有未分化的幼稚组织成分, 即恶性畸胎瘤。恶性畸胎瘤生长迅速, 常浸润邻近组织从而引起严重的症状,可经血行和淋巴道转移, 恶性程度高。

原发性纵隔恶性畸胎瘤的诊断及治疗

原发性纵隔恶性畸胎瘤的临床症状一般不典型,多数病例依赖胸部CT或者磁共振发现病灶。如果肿瘤分期晚,或者需要鉴别诊断时,术前穿刺活检也是很有必要。原发性纵隔恶性畸胎瘤的治疗,若术前诊断明确,可以完整切除则直接切除肿瘤,术后给予放化疗;若肿瘤广泛浸润、临床判断不能切除者,可应用术前化疗或放疗,使肿瘤缩小后再予延期根治手术,对提高手术切除率、保留重要脏器有积极意义,术后再次行放化疗,若术前未明确诊断,术后诊断为原发性纵隔恶性畸胎瘤,术后需行放化疗。

 

专家简介

李定彪

昆明医科大学附属延安医院胸外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学术任职有中国医师协会云南胸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抗癌学会云南胸部肿瘤微创治疗副主任委员;西部肺癌协作中心云南分中心副主任委员;中国医院管理协会云南胸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胸心血管外科云南分会委员,常委,肺癌学组副组长;中华医学会云南肿瘤学分会委员;中国预防医疗协会云南肺癌分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云南循证医学分会常委等。擅长肺癌、食管癌、纵隔肿瘤、胸部外伤、漏斗胸、鸡胸、乳腺癌等疾病的综合性和个体化治疗,尤其对胸腔镜食管癌、肺癌及纵隔肿瘤微创治疗、纵隔镜活检等胸部微创治疗及漏斗胸、鸡胸矫治手术等有较高造诣和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

 

作者简介

石剑林

昆明医科大学附属延安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中山大学肿瘤学本硕连读七年制,昆明医科大学外科学硕士研究生导师, 2021年“春城计划”高层次人才培养-春城青年拔尖人才。目前担任抗癌协会云南胸部肿瘤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抗癌协会云南省肿瘤病因学专业委员会及医师学会云南胸外科分会委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4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