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医者不自医?这个院士还开创了一片天!

“年过古稀不辞劳,敢于以身来试刀。

一个概念一片天,降疾挽澜祛病魔。”

《汪忠镐胃食管反流论文集》的序言里,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总医院原院长姜合作少将这样说。

民间有言“医者不自医”!今天,我们就要说一个反例。

很多人都被一个疾病困扰多年——胃食管反流病。今天,我们先说说汪忠镐院士的故事,也许,你也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汪忠镐出生于1937年,中国科学院院士,是中国血管外科奠基人。多年来因咳嗽咳痰、喷嚏鼻塞、耳鸣头晕反复就诊于呼吸科,被诊断为“过敏性鼻炎、哮喘”。在2005年12月及以后的2年中,5次因突发呼吸困难导致昏迷到急诊抢救,“过敏性支气管哮喘?”“呼吸暂停综合征?”身为医生,虽然能够近水楼台,得到及时抢救,但也常常为不能痊愈,反复发作而苦不堪言。

直到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一位外国专家的一句半开玩笑的话点醒了他“你是否患有GERD?”

注:GERD(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为胃食管反流病

这位老字号的“哮喘病人”查阅了国内外大量资料,要想诊断自己是不是患胃食管反流病,只有做食管测酸测压检查才行。检查过后,结果显示:他在24小时内酸反流高达190多次(严重超过正常标准:小于73次),所有咳嗽症状与反酸相关。


汪忠镐院士和为他做抗反流手术的美国Ibraim教授

汪院士终于揭示了自己患病的真相——困扰自己多年的真正病因是胃食管反流。之后,他开始服用抑酸药,症状确实有所缓解,但是,还是发生了一次致命的导致昏迷的严重憋气。经历了这次劫难,汪院士决心采取更为积极的治疗方法,赴美接受抗反流手术,术后效果令人惊喜,立即呼吸顺畅,反酸不再。

祛除病魔后,这位既是“医者”又是“患者”的高龄“试刀”老人想的更多的是两件事,一是做一个启发更多医生共同来发现和救治同类患者的志愿者,二是让更多正在经历痛苦和劫难的病患获得新生。

2006年4月29日,汪忠镐院士在原第二炮兵总医院(现火箭军特色医学中心)创立了国内首家胃食管反流病中心。在该学科发展的十余年间,院士团队一直致力于胃食管反流病的临床和研究工作,通过学术推广活动,使国内很多医院对胃食管反流病的发病成因、诊疗流程和诊治水平有了长足的提高。

医生,当以情怀而驱动行医时,往往让人看到世间的“真善美”!汪忠镐院士的情怀,影响到了很多和他一样有情怀的医者,昆明市延安医院李汝红专家团队就是之一。

在云南,保守估计超过480万人有胃食管反流病的症状——反酸、烧心,从人群发病率来看,平均每10个人就有1个人有症状。可遗憾的是由于这种疾病”伪装性“极强,老百姓在早期很难辨别,致使有的人跑到耳鼻喉科就诊、有的人跑到呼吸科就诊、有的人跑到心内科就诊,但是,专业医务人员普及率也较低,所以很多人最后看错了病吃错了药,始终没有解决痛苦!

试想,如果自己每天都在“心火烧”,常常有酸水从胃里返流到嘴里,在任何一个不经意间就打嗝,甚至反复地咳嗽、嗓子痛,或者被诊断为“哮喘”,但就是治不好,是不是很焦虑,感觉自己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

昆明市延安医院普外一科胃食管反流病团队就是抱着“解决这一大部分人的长期困扰,让大家的生活变得美好”的情怀,在云南省开展胃食管反流病专业治疗,是中国胃食管反流病学科的缔造者汪忠镐院士在云南唯一设立的院士工作站所在地,也是中国胃食管反流病专科联盟云南首家会员单位,更是在云南首家建立了专业治疗中心——昆明胃食管反流病外科治疗技术中心。

我们就是希望:有胃食管反流病的患者来到昆明市延安医院,永远摆脱烧心、反酸等病症的折磨,拥抱健康的人生,共享美丽的生活!

小提示:9月10日和11日,也就是本周四和周五在昆明市延安医院3号住院楼9楼普外一科胃肠动力室举行“胃食管反流病义诊”不用挂号,与专家面对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4 × 4 =